商事制度改革以來,隨著頂層設計的不斷完善和各項措施的扎根,工商登記長期積壓的一大批問題得到了解決,理論創新和實踐探索取得了豐碩成果,得到了政府、社會和企業的高度肯定。隨著改革的深入,業務范圍登記已成為一線登記人員反映審計困難、集中的領域之一。作為切入點,優化和完善經營范圍登記具有重要意義。

現行的經營范圍登記管理制度的概念和基本框架形成于上世紀80年代計劃經濟時期,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經營范圍作為市場主體登記的重要組成部分,已經深深地嵌入我國經濟發展的方方面面。圍繞“經營范圍”,有很多法律法規、司法案例,很多行政部門都是靠經營范圍登記來履行職責的。

從我國經濟發展的現狀來看,企業的經營范圍,特別是“一般經營事項”,將逐漸弱化甚至消失。如“營改增”稅制改革后,原本因經營范圍與企業糾結的“營業稅”逐漸退出歷史舞臺。但與此同時,圍繞業務范圍仍有許多法律法規和制度設計,徹底改革的窗口期尚未到來。因此,保留企業經營范圍登記是必要的,但必須進行改革,包括技術調整和細節修復,以及立法層面的制度創新。應從建立和完善統一規范的大市場的高度來考慮。

目前,經營范圍登記的主要矛盾有:

一是申請人與工商部門、行業主管部門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由于相關法律法規對經營范圍的表述模糊,國民經濟貿易分類法在經營范圍的描述上并不實用。在申請經營范圍時,申請人沒有特別明確的說明,也不知道如何表達。申請通常是口頭的。同時,工商部門與工商主管部門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以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批準的經營范圍與《行業準入許可證》聲明不一致,致使申請人重新申請注冊。

二是工商部門登記標準不統一。由于缺乏統一、規范、實用的參考,各工商部門核定的經營范圍規模不統一,同一經營行為在省、市、甚至區之間的表述也不盡相同,這就給不知道如何填報的申請人帶來了困難申請表。

三是實際經營需要與經營范圍法律屬性的矛盾。根據《行政許可法》,經營范圍登記屬于行政許可,是行政機關對企業的一種授權行為。這就導致了社會上用經營范圍來判斷企業的合法經營邊界,進而將經營范圍過度解讀為具體的經營項目。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招標、簽訂合同,甲方要求乙方在其經營范圍內包括一項非常具體的業務;二是稅收征管,以經營范圍作為核定營業稅和領取發票的主要依據。

四是新興產業快速發展與經營范圍之間的矛盾難以適用。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各種新興產業、新業態層出不窮。行業準入法律法規的修訂明顯滯后。行業主管部門對一些新興行業分類模糊,監管職責不清。然而,企業范圍登記的主要參考文獻《國民經濟產業分類》歷經七年更新,嚴重滯后于自行車共享、區塊鏈等新興產業沒有明確的分類。

規范業務范圍的表述。建立**統一版本的經營范圍規范標準數據庫,通過對現有企業經營范圍的分析,并參考相關**標準注釋和《國民經濟行業分類(國標)》的說明,建立以標準化數據庫為主框架建立國民經濟大、中、小類產業,并由工商總局實施動態更新。授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副省級城市獨立增加維修權限,各地區自主維修內容直接上報**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統一實時更新。在注冊系統中開發了智能填報功能,申請人可以從系統提供的業務范圍中自主選擇,也可以探索批準的經營范圍,作為申請人參考。

建立信息披露機制。業務范圍標準條款標準數據庫將向公眾開放,供公眾獨立查詢,使公眾能夠清楚地了解一般業務事項的標準表述條款和特許經營事項對應的經營范圍標準用語,解決工商部門、行業主管部門和投資者之間因信息不對稱而引發的登記矛盾。

實行“主營業務+獨立申報”的登記模式。逐步改革現有的注冊模式,將“主營業務”和“一般業務”分開法定登記項目中的“主營業務”包括主營業務、限制經營和特許經營;“一般業務”作為信息收集項目,不涉及特許經營、限制經營或者禁止經營的,由申請人填寫并公告。